中秋演出 萌娃“出色”

發布:寧秀文化傳媒 時間:2019-09-10 人氣:   來源:網絡分享
9月4日下午,大雨滂沱,在黃圃培紅小學的校園一角,一位位家長撐著傘、牽著孩子冒雨趕到了校園里的黃圃飄色館。這些孩子從2歲到9歲不等,大都身形勻稱,他們是今年黃圃中秋飄色表演的“色心”演員。
 
黃圃鎮培紅小學內的飄色館承載著黃圃人“尋找飄色”20余年來的艱辛和成就。
 
剛剛過去的暑假,每天一大早,一個個親子家庭便來到這里。孩子們一進飄色館,便主動穿上表演服裝,在幾位叔叔阿姨的幫助下坐上數米高的小臺,高興地揮舞著手里的道具。
 
小到2歲的幼兒,大到70多歲的老人,他們不畏酷暑地排練,為的是能在即將到來的中秋節為黃圃居民帶來一場盛大的傳統飄色表演。
 
娃娃爭當“色心”不怯場
 
記者在飄色館看到,每個孩子在至少4位叔叔阿姨的幫助下坐在幾米高的色梗頂端,腰間被布條緊緊地固定在鐵架上,外穿幾層嶄新的表演服裝,手拿道具。
 
眼下,孩子們都鎮定自若地坐在色梗上,但在兩個月前,不少第一次接觸飄色的孩子還是被高臺嚇哭。炎熱的天氣也為排練增加了困難。
 
黃圃中心幼兒園的劉雨萱扮演武松,為了還原角色,大熱天里仍戴著厚氈帽,披著毛馬甲。她早早就和媽媽來到飄色館,一見記者,她就抱著媽媽的手機,給我們看她和姐姐飄色表演的照片。別看她只有四歲,她可是兩次擔任色心的“老”演員。 飄色隊里的叔叔阿姨們都贊她“任勞任怨”。
 
和劉雨萱一起參加“色心”表演的還有她的姐姐劉雙慈。2017年,在黃圃當老師的謝女士聽說當地招募學生參加黃圃飄色表演。熱愛傳統文化的她便帶著兩個女兒前來報名。一來到飄色館,女孩們便被斑斕的飄色服裝和獨特的表演方式所吸引,面對飄色表演毫不怯場。今年7月,兩姐妹再次入選,參與“武松打虎”、“八仙過海”兩個色版的表演。
 
7歲的劉俊廷坐在一匹棕色駿馬上,身穿三層服裝,頭戴特制發冠,威風凜凜。在半個多小時的排練中,他的雙手沒有一刻離開過身前的方天畫戟。媽媽郭女士忍不住拿手機拍照,夸獎兒子有毅力。她說自己并非黃圃人,此前也不了解飄色,只是兒子很想參加這類文藝演出便報了名。
 
剛上一年級的劉俊廷雖然不認識何為“三英戰呂布”的呂布,但霸氣的兵器、英俊的小棕馬讓剛接觸飄色的他興奮不已,“我最喜歡我的角色,排練就不覺得害怕和累了。”
 
“今年有100多名孩子報名參加,有一部分因為體重、年紀等原因落選了。”在現場安排排練的黃圃飄色協會會長蘇照恩介紹,今年黃圃中秋飄色表演共有24版,65名兒童參加表演,規模宏大。“飄色小演員在全市托兒所、幼兒園和小學的學生中選拔。即使訓練艱苦,家長和孩子都以當“色心”為榮。“在黃圃有個說法‘小時飄色,長大出色’,指參加飄色表演的孩子長大后能出人頭地,大家都很羨慕被選上的人。”黃圃鎮宣傳辦工作人員郭小敏告訴記者。
 
七旬老人的飄色情懷
 
在黃圃,談到飄色,不能不提黃圃飄色傳承人蘇照恩。46歲時,他開始參與組織黃圃飄色工作,而今年過七旬,熱情從未變淡。
 
每個飄色造型完成前, 隊員們都會叫他來把關。七十多歲的蘇照恩麻利地爬上三米高梯,為孩子們整理道具和服裝。
 
小時候,蘇照恩的鄰居是制作飄色道具的工匠,照恩常常去他家看他工作。那時鎮上不時舉辦飄色表演。輕盈靈巧、形象各異、色彩鮮艷的飄色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令人遺憾的是,1962年至1994年期間,黃圃飄色被視為“四舊”而中斷33年。1994年初,在政府工作的蘇照恩向鎮政府提出“復辦飄色”,并和原三坊飄色的老藝人及飄色熱心人士劉伯康、劉國盛等組成“復辦黃圃飄色籌委會”,在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舉全鎮之力尋找黃圃飄色的圖文資料、傳統道具。
 
因為黃圃飄色的制作匠人均離世,他們找到的資料微乎其微。蘇照恩只好帶人拿著僅存的一件傳統黃圃飄色道具四處請教外地的飄色匠人,對比總結出黃圃飄色的特點。
 
“黃圃飄色的精髓在于小巧、玲瓏、飄逸,它所塑造的藝術人物,無論是身穿盔甲的武將,還是野獸雀鳥、兵器物具,都是線條清晰、造工精細、活靈活現的藝術珍品。”只是,33年的中斷,讓后人再也無法找到黃圃飄色最初的模樣,這也成為蘇照恩多年的遺憾。
 
新一代的黃圃飄色,由蘇照恩聯合黃圃油畫師王民等人共同研發。為了盡力還原黃圃飄色的傳統風韻,他們還專程到浙江寧波尋找制作色板的木材。
 
2007年,黃圃飄色被列入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致力于復辦黃圃飄色和促進飄色藝術發展的蘇照恩被授予“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稱號。蘇照恩希望,有越來越多的社會團體和青少年關注黃圃飄色,將這古老的藝術傳承下去。
微乐江西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