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馬文藝演出團隊的風采(青春派)

發布:寧秀文化傳媒 時間:2019-07-29 人氣:   來源:網絡分享
 核心閱讀
 
  “小團隊要做出一流影響,一得練好基本功,二要靠扎根民族文化沃土”
 
  “外出演出大家都一起活動,管理說到底靠的是團風,現在的團隊像個大家庭,隊員們暗自也在比學趕超”
 
  “他們的歌舞來自民間又回饋民間,像傣鄉佤寨的山風一樣自由自然”
 
       
 
  聽說要開個小座談會,團長王峰有點為難:沒有專門的會議室,找個合適的場地都難,后面商定在排練室開:200多平方米的排練室,由老法院的審判庭改造而成,幾個人圍坐,演員們在旁邊翻跟斗、壓腿練功。
 
  記者眼前都是年輕的臉龐,彬彬有禮,一騰一閃有模有樣。他們是“耿馬文藝演出團隊”,31個人,平均年齡十八九歲,學歷多是初中。耿馬傣族佤族自治縣地處臨滄市,毗鄰緬甸,“耿馬”傣語譯為“勐相耿坎”,意思是“隨白色神馬找到的黃金寶石之地”。
 
  若非親見,記者難以相信:就是這樣一支縣級文藝隊,創作出火遍傣鄉的“潑水舞曲”;引領著當地民族服裝的風尚;《馬鹿舞》《女創拳》《舞刀少年》等舞蹈屢獲省級比賽大獎;整天走村串寨挖掘搶救民族文化。盛夏時節,記者來到耿馬,走進這顆文藝新星的世界……
 
  潮起來——
 
  小團隊追求一流影響
 
  蔥蘢的壩子像塊翡翠,鳳尾竹搖曳,大片玉米等待收獲,紅色屋頂的傣家樓房點綴其間。車子拐進滾乃村,兩個身著紅色筒裙的少女騎著電動車迎面而來。“這就是‘琵琶襟’傣裝,如今村里年輕人流行穿”,王峰搖下車窗興奮地說。
 
  王峰是耿馬縣文化館館長,也是縣文藝演出團隊的團長。1983年出生的他從師范院校畢業后,到孟定鎮一所小學任音樂老師。從小喜愛傳統文化,他經常編排文藝節目,對民間歌舞熟悉。2013年他調入縣文化館,負責文藝演出團隊——當時這支隊伍正處于困境。
 
  耿馬縣副縣長唐青華介紹,縣文藝演出團隊成立于上世紀60年代,歷經50多年風雨,一度徘徊不前,2012年只剩下7個演員。在縣里的支持下,王峰堅持“出人、出戲、走正路”,帶人到處找市場,2016年起每年獲得縣里100萬元扶持。唐青華分析,少數民族地區的基層院團改革需要政府更多支持,才能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放逐市場可能走向消亡”。
 
  王峰在耿馬是“名人”,在許多地方可“刷臉”。他在滾乃村剛一落座,就有人聞訊趕來。這一是他下鄉采風、演出多,二是他和他的團隊在微信、抖音上挺火——借潑水節的熱乎勁,近兩年兩個“潑水舞曲”,讓他蜚聲西雙版納和德宏,甚至聞名東南亞。而這兩個“小制作”,自編自演投入不足兩萬,網上點擊量卻幾百萬。有網友留言:視頻展現了耿馬人的文化自信,展示了邊疆兒女的幸福感,超級棒!
 
  就是這支縣里的小團隊,舞得了“陽春白雪”,也跳得好“下里巴人”。團隊的《馬鹿舞》獲得省民族民間歌舞樂展演金獎;《舞刀少年》獲云南省群文藝術最高獎“彩云獎”。對一個縣級文藝團隊來說,這成績在云南屈指可數。
 
  王峰團隊在平時表演中堅持服裝的“正統風格”。為此專門跑到博物館看老照片,衣服怎么裁剪,頭飾怎么設計,乃至圖案紋飾都有根據?h里的文藝活動加入民族服飾展示,讓傳統服裝秀出來。傳統樣式融合現代面料和紋飾后,一改許多人“傳統服裝是大爺大媽穿的”刻板印象,讓端莊秀麗的傳統審美在耿馬活起來。王峰告訴記者,因為經常下鄉,團隊的著裝樣式很快就有人模仿,成為“穿在身上的文化”。
 
  他認為:“小團隊要做出一流影響,一得練好基本功,二要靠扎根民族文化沃土。”
 
  苦出來——
 
  練就扎實基本功
 
  早上8點半,排練室里雷打不動的練功開始了。男女隊員各排成一列,大多數赤著腳,前橋、側翻、前空翻、踺子后空翻——地板跺得咚咚響,誰的基本功怎么樣一望便知。李波練得有些吃力,他進團13年,今年35歲,與十八九歲的弟弟妹妹團員比,“軟開度”差些。身為副團長的他卻說:“大家的標準是一樣的,不堅持練功,和村里的文藝隊有啥區別?”
 
  只要不演出,這支隊伍每天都堅持在簡陋的排練室練功。私下里,王峰幾次提醒記者:利用采訪多鼓勵鼓勵隊員們。記者知道,他們中沒有一個是專業院校畢業,都是村里孩子,大多十五六歲入團,談不上舞蹈“童子功”,有的還賣過衣服、擺過小攤。
 
  訓練他們的楊忠壽老師今年72歲,從臨滄歌舞團退休發揮余熱來指導。楊老師很傳統,掛在嘴邊的話是“臺上要顯貴,臺下得受罪”!他認為文藝隊里的年輕人別指望掙大錢,目標是要在舞臺上贏得喝彩。盡管隊員們很努力,楊老師還覺得有遺憾:“半路出家”跳舞,腿好練腰不好練。他說:“近幾年演員進步挺大,但離專業目標有距離,我們還在路上。”
 
  耿馬夏天熱,可文藝隊夏練三伏一點不馬虎。王峰坦言,縣級文藝隊還每天都練功的,怕是不多。“有些更高層級的文藝團隊,基本功也未必像我們這么扎實”,他說完又問記者:“這么說合不合適?”
 
  王峰上心的除了基本功,還有隊員的文化水平。他直言不諱:“隊員們多是初中畢業,沒有閱讀習慣,我就鼓勵他們多讀書,哪怕讀小說也行!”團隊為了學習民族文化,自編了傣文教材,印在A4紙上。記者翻看發現,多是傣文生詞,有的畫著一頭牛、一匹馬,旁邊注明傣文和發音。
 
  白族的楊濤說:因為跳舞,懂得了許多民族傳統。佤族的奎孟清去過成都、北京等“大地方”演出,她說網友點贊民族舞蹈,也是跳舞的動力。如今,團隊聚集起傣族、佤族、白族、景頗族、拉祜族和漢族的年輕人,去演繹表達傳統。
 
  隊員們年輕愛玩,文藝隊又是開放式的,面對社會上形形色色的誘惑,平時怎么管理?李波告訴記者,隊里訓練苦,留下來的都是真愛跳舞唱歌的。“外出演出大家都一起活動,管理說到底靠的是團風,現在的團隊像個大家庭,隊員們暗自也在比學趕超。”李波說。
 
  沉下來——
 
  到民間采風“采到根上”
 
  19歲的引少是個漂亮的傣族姑娘,入團快四年了。她是耿馬首屆“水姑娘”比賽冠軍,也是個“小網紅”。以前她玩“快手”,有1萬多粉絲;如今轉戰“抖音”,粉絲也近8000人。她隨便放一段自己跳舞的視頻,經常有十幾萬的點擊量。和記者聊起這些,引少倒很清醒:網友喜歡的,是我們民族文化!
 
  耿馬歷史悠久,民族文化資源豐富,有非物質文化遺產100項,文物保護單位23個。耿馬和孟定,歷史上都是土司府駐地。王峰說,在傳統文化保護方面,自己是在和時間賽跑。“一次去走訪個老民間藝人,他見面第一句話是,你們怎么才來啊”,王峰對此噓唏不已。
 
  19歲的傣族團員能底發現,團長帶他們下鄉采風,都要“采到根上”。能底是滾乃村人,滾乃是個傣族世居村落,傣族習俗沿襲不斷,是云南省傣族傳統文化保護區之一。村里人路亮介紹,以傣族傳統宮廷鼓樂為例,就分為四個曲調,江水調綿延悠長,情歌調節奏歡快。神奇的是,把這些調子譜成曲再演奏出來,“就不是那個味了”。傳統民間藝人記譜方式特別,用上了蔬菜水果的名字,如“菠蘿鼓”等。“要得到民間真傳,得沉下心慢慢來。”王峰說。
 
  文藝隊正在排練“女創拳”,相傳是一套由女性創造的練兵拳法,有拳術、刀法、棍法。53歲的拳師巖亞介紹,“女創拳”的祖訓是,“只準在波乃村里教授拳法,也不是誰都能教,成為師傅條件苛刻”。為學好“女創拳”,王峰帶著20多人遍訪民間藝人,在村里吃住7天,了解動作要領、歷史淵源和傳承脈絡。公演那天,團里請兩個民間師傅到現場觀摩,倆人都偷偷流下熱淚。
 
  無論是壓軸節目“馬鹿舞”,還是網友喜聞樂見的“潑水舞曲”,都要“回流”接受檢驗。王峰團隊每年有70多場下鄉演出任務,田間地頭、壩子廣場,橫幅一拉,不管有沒有舞臺,年輕演員們都能“頂得上去”。王峰管這叫“藝術回流”:他們的歌舞來自民間又回饋民間,像傣鄉佤寨的山風一樣自由自然。唐青華稱贊:“團隊抓住了耿馬文化的根脈!”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28日 05 版)
微乐江西棋牌下载安装